“海外经历”的阴影还延续到本土博士的工作中。